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吉祥巷情丝-2  

2006-11-19 20:59:46|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家有一个常客,因为又是湖南老乡,所以来去都十分随便。

    我从小胆小,而她说话声音很大,有时象吵架似的,所以我有点怕她。

    她和我外婆年龄相仿。我喊外婆叫“婆婆”,她不依我了,说:“你这个婆婆是假的,我才是真婆婆”。从这时起,我就叫她“真婆婆”,没有想到一叫就是好多年。

    她说话声音大,是因为她开朗的性格决定了的。开朗到何等程度我说不准,但一段往事可以证明:她是一个国民党军官的夫人,据说丈夫是在常德一战牺牲在战场上的。现在说起来应该是一个抗日英雄。而那时却成了她的致命点。恶运终于落到她的头上了:应该是1967年的事了,那天我在彭刘杨路见她被一群人围着,推搡着向前走,头上戴一顶破烂不堪的“高帽子”。不时还有人冲上去打她的耳光。不知道她老看到我没有。当时我的心都揪成一团了:我的真婆婆被游街了!

    晚上,她拄着根棍又到我家来了,说话有声音还是那么大,说到高兴处还哈哈地大笑。我外婆只好应付着与她谈话。我坐在旁边心里想:白天不是你吗?

    连续几天后,她终于垮了!她病例了,连结几天没有到我家来打哈哈了。外婆惦记着她。有天下了一碗鸡蛋面,用一个大缸子装好,外面还包了几层布,一是为了保温,二是为了避嫌。外婆要我偷偷给真婆婆送去。是呵,她的儿女都不在身边,她总是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才懒得和他们打搅的!何况她的儿女们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我象地下工作者一样溜进了她家。家里没开灯,很安静。她老躺在床上,头上糸着一根白带子。她见我来了,又笑了起来,但声音再也没有平时大了。“你来了!快叫我真婆婆。”到这时还不忘开玩笑。我轻轻叫了她,将面递到她手上。

    她脸上笑容没有了,浑浊的双眼里流出了眼泪。她没有当着我的面吃,也没有再说话。我不知所措,轻轻地说:真婆婆,我走了!

    后来的事我记不得了,好象是搬家了,很少见到她了。几年后她死了。她的儿女们都来过我家,对我外婆说:我们的妈妈走了,今后您就是我们的妈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