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幽默的“黄豆”  

2007-03-14 23:04:4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离开人世已经二十年了,但闲睱时总还回忆起他,因为他给我的映像太深了。

他绝对不是一个值得夸耀的人,说白了和我们大家一样是一介草民,然而他给我的映像之所以深,全在于他短短的人生充满了幽默,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里,有过许多的欢乐。

单从他的名字就让人可乐:黄豆!据考证他母亲姓黄,父亲姓杜。武汉人“杜”“豆”不分,大家就叫他黄豆罢了。

一九七二年,我们下放在一个队,觉得他真是一个奇人。那时知青都喜欢唱歌,而且都是所谓的“封资修”禁歌,当年有过一本歌集叫做“外国民歌一百首”,他几乎可以全唱出来,至少能唱个开头。现在想起来,他的嗓音并不专业,但唱时的投入,表情,神态让人感动。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能在不同环境唱不同感情、不同内容的歌。

知青们大多有这样的遭遇,不到月底就已经分文没有了,只好到处说好话借饭票,借多了也实在有些难堪,大家都躲着你,他就是时常借饭吃的一位。次数多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有一月大概又遇饥荒了,离发工钱只一二天吧,他躺在宿舍里不出来,也不出工。大家没在意,还是生产队长说:“真他妈的服了黄豆,没饭吃了,一个人在屋里唱《国际歌》!”大家哄堂大笑!在路遇上女知青了他就唱:“你是我的心,你是我心中的歌”。遇上农工了他唱:“河里青蛙从哪来?是从那水田向这里游来。”

更奇的是他十分关心政治和时事,当我们每日累得只知道吃和睡时,他不知从哪知道好多我们闻所未闻的事情。比如美国有一种核武器叫“中子弹”,说是只毁灭生物,却留下建筑物?西方有一种存在形式叫“托拉斯”;什么叫高速公路?就是视野广,路况极好的高等级公路。说中国的解放牌汽车在国外只能当做工地用车,根本不允许上高速,因为速度达不到?还有,美国摘棉花是用吸棉机;一家人就管理一个农场,打药都是请飞机喷洒。还有,解放战争共牺牲了多少、失踪了多少解放军战士等等。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他是吹牛的,现在想起来几乎全是事实,他是从哪知道的呢?你说怪不?

他绝对不喜欢干农活,能偷懒就偷懒,一年之中要跑回武汉几次,估计在家待着也不快乐,就这样来来回回,每次回来就有许多的奇闻轶事。说广交会上中国展出的彩色棉花种被一外商偷了一粒藏在领带结里,周总理动用了还在牢狱里的上海一神偷出马,巧妙地从外商身上“偷”了回来等等,真是天方夜谈。

他父亲是武汉公汽公司资深老司机,解放战争中曾给部队跑运输只到琼州海峡,可能是恋家的原故,竟中途跑回了湖北。他对此耿耿于怀,批评他父亲说:你也是,在坚持一下,随部队打到海南岛,现在你至少也是局长什么的了!我何以在乡下受这种罪?把他父亲气得要煽他的耳光!

时常跑回武汉偷懒,当然要在家承担家务,而他哪是个做事的主?马马虎虎混日子。那时吃的都是糙米,要淘好多次才能淘干净,估计他又偷懒了,吃饭时家人时常吃出谷子来,批评他,他诤诤有词:你们真是没下过乡呀?不知道大米就是谷子?把一家人气得!

有一次停在宿舍门口的一辆公交车被盗了,警察来破案,首先就怀疑到他们这些二十来岁的公交子弟,因为他们耳闻目染,谁都可以把车开得飞跑。而车被盗那天晚上,他们几个都不见踪影。把他们找来一问,都一口咬定没开车。问他们这晚干什么去了?又谁都不说,这下麻烦大了。好在车很快就被找到,被人开到郊区扔在那了。再来问他们干什么去了?原来他们几个躲在一个人的家里“三打一”赌搏了,那时赌搏也是犯法呀,他们哪敢说呢?

大概是七八年,他终于接他父亲的班回到武汉,开上了旅游车。那年冬天的一天,他利用休息时间将车开出来,将我们这些难兄难弟装上把武汉几个景点跑了遍。然后又听他“吹”上了:知道这叫什么车吗?这叫“日野”!这车下面不是钢板,是气垫!看到这气门了吗?你要是站在中间不上不下,下面的光控设备就让司机关不了门,门关不了,发动机就启动不了;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自动售票机,可惜成了我们的工具箱了。你们看每一个座位旁有一个按纽吗?那是谁想下车了就按一下通知司机的,我们把它给撤了,一是我们不能随便停车,二是一些人有事无事按着玩。我们被他这些新鲜玩艺搞得瞠目结舌。

很快他也快三十岁了吧,别看他口若悬河,无所不通的样子,还真没听说过他有过女朋友。他缠着车队的嫂子们给他找女朋友,人家一听就乐了:就你!没女朋友?打死我也不信呀。到是见过一个,他告诉我们说:你们看我的眼睛小吧,那位比我的更小。就这样又给耽误了几年,只到八六年。

八六年,他患肝癌住院了。我们都去探望他,他再也唱不动了,再也没笑话讲了,肝腹水把小小的肚子胀得都要破了。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只希望我们能多来看看他,我们争取做到了。我们安慰他说:想开点,也许还有希望的。他苦笑着说:“你们不也是过一天算两个半天地混日子吗?何况我这样了,还叫什么劲?”

他还是走了,一颗幽默的黄豆,消失在这苍海桑田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