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出走-3  

2007-09-24 08:37:24|  分类: 文学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星期过去了,有一关总是过不去的,那就是老师还在家等我的消息呢。

又是一个星期天,老师果然屈驾来到我家,这次她竟然还忘不了买了几斤水果作为上门礼。

安顿她坐下,倒水。脑子里却一刻也没停地紧张地思索,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在“编故事”。

果然,老师开始发问了:“师傅,您找到他了吗?我在家一直等你的电话呢。”

我装着十分无奈地回答:“找是找到了,可他正在火车上。我问他准备到哪去?他也不告诉我,只是说向北。我还开玩笑和他说,你不会跑到北极去吧?”

老婆在一旁惊奇地瞪着大眼睛,估计她心里在想:狗日的,蛮会编咧!

“那后来呢?他到地方后你和他联系没有?”老师问。

“联系了呀,谈了一小会。实话告诉你吧,他的委屈好象蛮大的咧!”

老师叫了起来:“他还委屈?一个大丈夫,扔下家不管,委屈的应该是我!”

我赶紧岔开话题:“您莫急,您莫急,慢慢说。”

“你当然不急呀,还慢慢地说?先告诉我,他现在在哪?我就是到天边也要把他找回来。我要他当面承认错误,从此不再犯!”

“我……他……”,完了,我还没编好么办?同时又想:黑我!找他回来不是为别的,而是让他认错?那回来搞鬼?

老师急了:“我就晓得你们会攻守同盟,难兄难弟一对!真是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师傅,我告诉你,这人啦,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与正义为敌,必将碰得头破血流。这是历史证明了的不可逆转的法则。”

天啦!这哪跟哪呀?估计是训学生训惯了,这下用到我身上来了。妻子有些看不过眼了说: “这说的个么话?象我们是阶级敌人一样?有本事自己去找撒。”

老师也觉得有些不妥了,说:“我只是打个比方。”

妻子说:“这能比吗?我老公又冒离家出走。”

老师没理会我妻子只对我说:“你不是和他通了电话吗?”

“是呀,但并不能说明我就知道他在哪呀?”我开始装马虎。

“我知道了,你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我的。那我们就来谈谈他说的委屈,你们夫妇两做个评判。”

我无置可否,而妻子却将胖胖的身子挪得更近了,她就是关心张家长李家短的。

老师开始了她的述说:“其实前些年我们过得还是蛮好的,男耕女织,比翼双飞,为构建一个美好、和谐的家庭共同努力着。后来他变了,有时几天和我也没几句话。在电脑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也不晓得在搞么事?有时候我故意霸着电脑不让他用,他就在一个小本上偷偷地记着什么。还有一些迹象更让人不可容忍,比如只要在家里,手机就关掉,或者拨到震动上。有电话、短信来了也从来不当着我面回话,总躲到一边去象小偷一样。”

我插了一句嘴:“也许他是怕你误会什么?”

“鬼话!”她吼了起来,“他这样躲着我就不误会了?我敢肯定他心里一定有鬼!”

“呵呵,哪那么多鬼呀?听说他只是在网上写作?”

“快莫说什么写作,提起来就让人气不打不一处来。写么事呀?尽是些么事初恋呀、中年情感呀。写么事不好?光写这些男盗女娼的东西?”

“也不尽然吧?情感生活是人生不可缺少的内容呀。”

“那才巧!人生除了情感,更重要是的事业、是成就。你看他都想的些么事?还用个破本子记呀记的,肉麻!”

“你怎么知道他本子上记得些么事呢?”我适时地敲了她一下,提醒她是不是偷了老汤的笔记本。

“我、、、、,我哪晓得他本子里写的些么事呢?但是我敢肯定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罢了。”

我已经听出她的支吾,心里已经有数了,于是进一步地试探到:“光凭一个小本子不能说明什么吧?听说他的山水寄情散文在网上也挺受欢迎的。文人嘛,难免感情丰富一些,可以理解的。”

她不屑一顾地说:“我不赞成你的说法。感情丰富看丰富在什么地方,怎么不对我丰富一点?什么山水寄情散文?都些是鬼话!什么‘风景美莫过于山水,少女美莫过于曲线’。满脑子的资产阶级的腐朽没落的东西!”

“哈哈哈!”我妻子在一旁实在是忍不住,暴笑起来:“曲线美?看来老汤还真有点那个呀!”

我斜着眼看了看妻子制止她,心里想:“你冒看一下你的山水都跑哪去了?上下一般粗!”当然没敢说出来。

老师继续说着:“山水就山水,硬是要和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扯到一起。还有更让气人的事:在网上贴了几篇破文章,说是交了几个笔友?么事笔友?不都是些狐朋狗友?一聊起来没完没了,么时候和我说过这多话?”

我打起了圆场:“人家都是写文章的,有共同语言嘛?”

“哈!共同语言?和我就没有共同语言了?我还是正规本科中文系毕业的呢!当初追我时怎么有共同语言了?”

妻子又插嘴了:“我听说你当时也是喜欢他多才多艺的咧。”

“屁!”老师狠狠地呸了一声,“么事才?么事艺?雕虫小技,也就可以哄哄那些无知、肤浅的中年女人罢了。没一样能拿得出手的。”说着还忘不了看了我妻子一眼。

妻子当然不会饶人:“是呀!无知、肤浅的女人有的是,但她们的丈夫不会跑!”

“你!”老师气得脸色都变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我妻子:“我不跟你说!”

“哼!”妻子站起身来走开了。

看妻子离开了,我赶紧深入话题:“对不起老师,我想谈一个敏感的的话题。听说你们冷战一年多了?”

老师眼睛瞪得快掉了出来:“他连这也和你说呀?”

“老师呀!人除了事业,家庭,还有人的本能,这样才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生。老汤身体健康,一切正常,你们也还年轻,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做得有没有不够的地方呀?”我语重心长地说。

“什么意思?人的本能?指什么?”她倒象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也不晓得是不是装出来的。

我一时也不知怎么表达:“指什么呢?本能嘛,就是指夫妻间的那点事呀!你可不要小看这事呀,没有那事的夫妻不能叫真正的夫妻,现在有个新名词听说过吗?那叫‘无性婚姻’!迟早要破裂的!”

“哼!”老师轻蔑地看了我一眼,“我晓得你说什么了。没出息的东西,连这事也出来讲!无知、庸俗、可耻。都这个年龄了,还一天到晚记着那事?无聊!就为这?就出走?就上网交朋友?就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认真地回答:“你要这样说也可以,人总要有发泄的地方的。”

老师站了起来:“好了,我不想和你谈这个问题,我要走了。还是请师傅帮个忙,帮我找到他的地址,就说我还是等着他回来。”边说边向外走去。我感觉到这个敏感的话题她还真不愿意和我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和一个工人谈“性”?实在有些让人尴尬。

我送她到门口,想了想还是问了句:“就说让他回来给你认错?”

“对!”老师坚定的回答,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心里想:要是我,我也不回来了,回来找死呀!

回到屋里,妻子迎了出来:“老九走了?”

“嗯”我应了一声。

妻子坐在我身边开始了她的议论:“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本来是宁拆十座庙,不拆一个家。和这样的人也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家就是家,回到家就有家的温暖,妻子就是妻子,要尽妻子的责任。在外面是老师,总不能在床上也是老师吧?”

我笑着说:“你一说就说歪了。”

“歪么事歪?我们粗人就是说实话,她那样的有文化,你让她说她还说不清楚的。”

我一想这倒也是,要不一说到敏感的话题她就跑了呢?我还是客观地教育妻子道:“也不能这样说,这只是各人的个性问题,与是不是老师没直接的关系,你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人家知识分子不过了?”

“这点道理我还是晓得的,要知识分子都象她那样,那读那么多书打鬼?”妻子倒也通情达理。接下来的话又难听了:“么样?还是我们大老粗好吧?白天为你做饭洗衣,晚上陪你上床。”

我赶紧打住她:“好好好,你最好!”想了想还是试探一下:“喂!要是我也会写文章,在网上有许多的笔友,也有漂亮的知识女性崇拜我,你会怎么样?”

她的回答竟然让人不禁对她肃然起敬:“你要是也能写出山水,曲线的文章来那才是本事,要是有女人崇拜你那更说明我老公的伟大。”

“你真这怎么想的?就不怕我婚外恋,和别人跑了?”

“不怕!我对我自己充满了自信!就凭你这身体,这体力,我不把你剁成肉沫喂蚂蚁那才是信了你的邪!”

“呵呵,那还是不写算了,黑我!”

“笨蛋!我是说别人可以崇拜你,甚至喜欢你,但你绝不能晕了头。”她倒是有礼有节。

“哦!”我装着若有所思。

“不过,”她话锋一转:“你真的会写山水的美?写曲线的美?好象不太可能吧?”

我也不饶人地回答:“我当然是不可能写出来了,在你身上还哪有山水、曲线美可写呢?”说完飞快站起身来跑进里屋将门插上。只听到门外打雷般的捶门声:

“你跟老子出来!冒得良心的东西!我的山水、曲线还不是被你给整得冒得了?你现在拿老娘开心?看我不撕了你!!!!!!!!!!”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