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出走-4  

2007-09-25 08:49:17|  分类: 文学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那个小餐馆,还是那两人座位,我和老汤又聚在了一起。

几杯下肚,他开门见山:“怎么样?她找你了?一定是等着我回去认错了吧?”

我也不回避:“是呀,知妻莫过于夫也!”

“是的,我太了解她了。她从来不会从自身找找原因的。”

“女人嘛?大多这样的。”

“不,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只是因人而异。我承认,女人有许多共性的地方,这是男人们可以容忍的范围以内的。当一个女人超出了男人容忍的范围,那么她就是一个怪物,一个让人窒息的怪物。”

我不想伤他的心,只好说:“也许吧。认倒霉吧!

天热,餐馆里人还比较多,大多吃完了也不想快快地离开,享受一下这里的空调。不远桌上坐着一对男女,其亲热劲让人不忍看。但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看了至少不止一眼。这两人也不忌讳旁人,肩并肩,头挨头,你给我夹一筷子菜,我给你递一口酒,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更让听起来淫声浪气。然而从年龄看,二位早已过了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时光,唯一的解释那就是“情况”了。这年头,哪有两口子这样亲热的?

我突然觉得应该谈点实质性的问题,问到:“弟妹可是怀疑你在外面有人呀。”

老汤不屑地问答:“这已不是什么新闻,都怀疑了十几年了,从来就没停过。”

“你一到家,手机就调到震动上了?”

“是的。”

“有电话来也从不当着她的面接听?”

“是的。”

这能否说明你心里有鬼呢?

“是的!”

连续三个“是的”让我有些震惊,好个书呆子,也玩起婚外恋了?我接着问:“哦,对了,你现在住在哪?能告诉我吗?”

“不能,没必要。”

“你真的有婚外恋了?”

“不知道算不算。”

“怎么讲?”

“告诉你吧,我在外面租了间房,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常来常往,但我不能肯定这就是所谓的婚外恋。”

“房也租了,人也来了,还不算婚外恋?”

老汤“哼”了一声说:“你怎么也这样俗气?你们心目中男女在一起除了那点事就没别的事了?”

我可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只好说:“那你们没那事,又能做些什么事呢?”

“这么跟你说吧,她怀疑了我十几年,我也背了十几年的黑锅。有时我不禁想,如其背黑锅,不如成其为事实。虽然现在我不敢肯定是什么婚外恋,但我已经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就算是红颜知己吧!”

“这么说,你是出入一种报复心理?”

“可以这样说。”

说到这里不得不让我对老汤刮目相看:一个老实巴结的知识分子,也走上这条不归路。这世上有多少婚外恋是被逼出来的呢?可悲的女人呀!你们有时做得太过分了,你们过分地相信了自己的权力,一个家庭,不管男女,一旦把自己放在权力的顶峰,这个家庭的悲剧也就上演了。

我顺藤摸瓜地问:“能否说说你们是如何在一起的?”

老汤沉思一下说:“也许你们不理解,也许你们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但我就是这么感受的。一个男人,在家长期被轻视,被冷落。当他突然得到来自另一方的温暖和尊重,他心目中除了感激外,一定会产生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不是吗?

前些年我开始写作,大多是对过去经历的回忆,对已故亲人、朋友的回忆。这些文章在网上得到了不少网民的认可,她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从谈文学艺术到谈人生经历,只到关心对方的生活,身体,工作。这种温馨感真是美妙无比。我在想,我并不是我妻子说鄙视的那种上不了酒席的狗肉,有人尊重我。这就是我和她相处的重要因素。”

“你就不怕你妻子发现了?”

“已经无所谓了!当然,我不会主动地告诉她,但也不怕她知道。我和这位朋友至今并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实。知道柏拉图吗?大概我们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恋爱吧?”

我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也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玩的游戏。什么柏拉图?都是些哄人的鬼话。现在的人现实得狠。”

老汤狠狠地回应到:“那是你!是你们!是的,我们也有实际的地方,她定期来为我洗洗涮涮,每次都买来一定的营养品,然后给我做几个好菜,然后就是静静地对坐着讨论写作,探讨人生。仅此而已!”

我摇了摇头:“不懂!真有这样的事?孤男寡女在一起能不来电?”

这回轮到老汤笑我了:“你也就是被你那糟糠之妻熏陶得如此了。”

我不置可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还从来享受过老汤这种痛苦和磨难。

我继续探讨问:“你走到这一步,对以前的生活有个一个小结吗?”

“当然有,我常常在想:我为什么要这样?除了报复心理外还有什么?我对我妻子归纳了一下,大致有以下几点”

其一,她永远没有错。同一件事你做就错了,她做了就是对的。即使事实证明确实是她错了,那一定也是你的原因,或者是其他因素。比如‘我不知道呀’、‘我是好心呀’等等。

其二、你永远没有对。不管你如何小心,面面顾到,你永远也不会达到他的要求。你洗衣、做饭、拖地、换煤气、交电费。她回来可能因为没给她凉一杯开水,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

其三、她因工作忙而忽视了家务是伟大的,因为她是在以事业为重。而你为了工作耽误了家务,那一定是你没把家放在心上,是对家庭的不负责任。

其三、她忙时你在家承担家务,让她能在外面安心处理她的事务。但你千万不要幻想她回来有半点感激的表示。她不是看了你做了多少事,而是看你做错了多少事。

其四、、、、、、”

“得得得,就不要四五六了,你说的这些在我们男人中大同小异。不然怎么把某些女人称为怨妇呢?”我拦住了他。

“不,我还是不同意你的说法。每个男人都要承受这些矛盾,但还是分是否在容忍范围以内。给你打个比方吧:我们单位有一个男士,其妻子给我们的形象简单就是个母夜叉,可以当着众多同事的面将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我们这位老兄整天还是乐呵呵的。我百思不得其解,偷偷地向他咨询,你猜他怎么回答?”

“哦?他怎么说?”我还真有点感兴趣了。

“他说:别看她在人前这么厉害,回到家,她为我做饭、洗衣,晚上陪我睡觉,哪一样都做得无可挑剔。人只能落一头呀,你还想要么样?”

原来是这样呀?我突然想到我那可爱的妻子,不也是这样的一个主吗?是呀,我们男人还要什么呢?一个女人为了你,承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务,包揽了你生活起居,满足了你的生理要求,让你在外面拼打,这就足够了。但是、如果一个女人做不到这点,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我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问到:“那么你的意思就是女人永远只是男人的服务员?这可是有封建思想的嫌疑呀!”

“哼!”老汤冷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的。我都到如今这个地步了,难道我还有什么大男子主义的思想?我们都是现代人,都具备新的思想或观念,我绝不赞成女人就一定要是男人的附属。但我更不赞成男人就应该成为女人的附属品呀!我们说将女性从几千年的封建桎酷中解放出来,是要她们和男人一样平等,而不是将男人再送入到封建桎酷之中去,过若干年再来一次解放男性的革命,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

“哈哈,到底是有知识的人,说出话来滴水不漏。”我真的好敬佩这些有知识的人了。

 

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了。妻子打着响鼾在等我,也就这么灵,我一碰她就醒。

“回了?”

“嗯。”

“谈得么样?他答应回家了吗?”

“没有。”

“黑我!这热的天一个大男人在外面样么过呀?”

“放心,他有人照顾着呢。”

妻子一翻身坐了起来,两眼放着光:“啊?他在外面有人?”

我笑了:“一说到这你精神就来了,这有么事稀奇的,如今这事多的是。”

“看不出来,老汤一个书生,竟然也会玩婚外恋?”

“你不懂,人家那叫柏拉图。”

“么事图呀?么意思呀?”

“睡觉!”我困得不得了,吼了她一句:“说了你也不懂。”

一会,迷迷糊糊地还听到妻子在一旁嘀咕:“么事图?图么事?是个么东西呢?吃的、玩的、还是喝的?这些读书人,尽玩些尖板眼!”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