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出走-6  

2007-09-27 08:10:53|  分类: 文学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态的发展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老师向法庭起诉了离婚。这是老汤自己电话告诉我的,他说他虽然不接老师的电话,但短信是不能不收的,短信通知他准备接收法院的传票。为此,我俩不得不再一次到那个小酒馆,那个老座位,商量对策。

首先要明确的是她以什么理由提出离婚。我们分析来分析去,无非是对家庭不负责任,并且不排除有第三者插足。这两个理由就足够老汤喝上一壶了。

我关切地问:“你打算怎么办?”

老汤稍加回答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既然把事情做到了绝境,那我只好迎战了。”

“具体地说,你同意离婚吗?”

“同意呀,干嘛不同意?不同意我出走干嘛?我既然迈出了这一步,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笑了:“如果是这样,那问题也就不算复杂了,一个提出离婚,一个同意离婚。问题是她为什么不采取协议离婚呢?不还少了一笔申诉费?”

他狠狠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她知道我已经死了心,就是协议离婚也是搭个白就完了。坏就坏在她要在公众场合损坏我的名声,让我背上不齿的名声。”

“那你估计她会拿出什么事实来损坏你的名声呢?”

“告诉你吧,在相对传统的中国,要损坏一个人名声无非两招,一是作风问题,也就是所谓不正当两性关系;二是经济问题,比如贪污、受贿什么的。尽管现代某些人对此也无所谓了,但我们这年龄的人还是很看重这些的。”

“这我早有耳闻。问题是你总不能一概都承认下来吧?”

“当然,同意离婚并不意味着我就真的错了,我要据理力争!”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还认为不算复杂的问题,一下子又变得杂乱无章起来。我自作主张地说:“这样吧,现在你把我当成你老婆,我们先模拟一下法庭辩论如何,这叫做不打无准备之仗。”

老汤想了想说:“行呀,试试!”

我一本正经地问到:“你说我们的感情问题没有第三者插足,那你为什么总闪烁其辞?为什么不能当着我的面接电话?为什么一到家手机就拨到震动上?你敢说你没有隐瞒什么?”

老汤瞪大眼睛看着我半天没出声,他当然不知道老师会如何向他发难,但这样的直接切入到痛点还真让他有些无所措手足。

“哈哈!怎么样?如果你连这个问题都不能给予雄辩的回答,那你就输定了。”我提醒他说。

老汤似乎深思熟虑地想了一会回答说:“是的,现在我是有一个红颜知己,但并不意味着这就是什么第三者。”

“你以为她会同意你的说法吗?”

“我压根就没想她同意我的什么观点。”

我紧追不舍地敲击他:“是的,她同不同意已经不重要了,但是要法庭认可才行呀。什么红颜知己?基本上就是第三者的代名词的。”

“是嘛?那就是第三者吧。冤枉的是我们实在是没有实质性的男女关系呀?”老汤无奈地说。

我拿出浑身的解数来争取打垮老汤:“有什么能证明你们那种所谓的柏拉图呢?这样和你说吧,现时代,要想证明一个人是坏人不是一件难事,但要想证明一个人是好人那可是难于上青天的。”

“我不要什么来证明我是好人,在她面前我早已是臭狗屎一堆了。再说我走到这一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她的报复。”老汤气愤得声音都变了。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该提醒他了:“我知道,离婚对你来讲已经铁定的了,听着老汤,如果你承认了你有第三者,就意味着你的失败。知道什么是失败吗?除了那可怜的一点尊严外,更重要的是在离婚财产分割上,你可能面临净身出门的绝境!同时,你还得按比例支付你儿子的哺养费只到十八岁。除非你老婆还幸存一点怜悯心,给点钱你叫个车拉你的破烂”

听到这里这书呆子苕了,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一点。他以为老婆将他告上法庭仅仅是摧毁他的精神,但没有想到还有物质上的沉重打击。尽管妻子比他的收入高,但这个家毕竟是两个人苦心经营的结果呀!如果真的落个净身出门,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他小心翼翼地问到:“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咧?”

我大笑起来:“说你是书呆子吧,你还真是不开窍。就这就把你吓成这样?告诉你吧,法庭是讲究证据的。不说你现在与那个红颜知己没什么实际行动,就是有,只要你一口咬定不承认,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法庭是不会听她的一面之辞的。”

他呆呆地“哦”了一声。

我接着说:“再说,你大义懔然地承认了你有第三者,无疑就是把你那位知己也推到了被告席上,你不觉得对人家不公吗?”

他恍然大悟:“对对对,我怎么只想到我自己呢?我怎么能害了她呢?她可是无辜的呀。”

“所以,你现在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知道了!一是我绝没有第三者,事实上我也就是没有。二是我的出走是家庭矛盾的激化所至,只是一种赌气而已。三是如果她硬是要离婚,我也绝不反对,但在财产公割上要相对公平。”他一口气说出了三点。

“对了,这才是你的出路。不过我还要提醒你,法庭一般开始都进行一番调解的,不会轻易判离婚。所以她有可能回心转意,撤消的她的起诉。这样,你就得乖乖地回到你的围城中去。”我滴水不漏的补充到。

“天啦!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呀?”老汤仰天长啸到。突然,老汤有所醒悟地问到:“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对这些了如指掌呢?你日子过得蛮滋润的呀,莫不也是胸有成竹?”

“天啦!这是从何说起呀?”我也仰天长啸起来,“你管我是怎么了如指掌的干嘛?我可都是为你好才说这些的呀,不然我吃饱了撑的?”

“是的是的,这我知道,我谢谢你好兄弟。我是说你是从哪学到这些法律常识的呢?”他讨好地说。

我不屑一顾:“你以为你读了大学就什么就懂了?你以为我们这些小市民就真的那么无能?这回也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工人阶级的谋略。哈哈哈!”

气氛活跃起来,老汤也和我开起了玩笑:“我是说弟妹如果知道你如此精明,还不知作何感想?”

我吓了一跳:“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呀,你可不能给他说我有什么谋略的呀,不然她会生吃了我连作料都不给的。拜托拜托!”

“哈哈!原来如此!工人阶级也不过如此罢了!”老汤得意起来!

 

回到家中,当然少不了一番汇报。

老婆问:“老汤同不同意离呀?”

“当然同意了。”

“那财产么样分呢?孩子归谁呢?”怎么样?果然是我的老婆,比那笨老汤聪明哪去了。

“这要看法院怎么判呀?”

“那要是老汤真的有第三者那就惨了。”

“那会么样呢?”我装着不懂地问。

“那他就是过错方,要被净身出屋的。”老婆内行地说。

“哦?有这严重?”我也聪明了一回,问:“你么样晓得这些鬼打架的。”

“当然呀,冒吃过猪肉,未必冒看过猪走路?”看她的回答,比我给老汤的回答要来得明智的多。

我笑了:“哦,幸亏我们俩都不是猪,哈哈!”

老婆推了我一掌骂到:“你呀!也就是一个老狐狸。”

“那你是么事呢?”

“我当然是狐狸精了咧!”

黑我!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