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群里的那点糗事  

2010-10-05 13:08:24|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从何时开始,网络上有了“群”这种聚集交友形式,于是乎几多欢乐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为群主,老万对群投入的精力不亚于他对工作的投入,有一阵子他象着了魔一样,不分白天黑夜地去打理、去经营、去呵护,用他创建这个群时一句关键词就是:“集一流人才,建纯洁友谊,享天下快乐。”真所谓踌躇满志,具有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之勃勃雄心。虽然十分辛苦,但虚幻间,他却享受着众星捧月的成就感。想想在单位里人心叵测,明争暗斗,对上要看脸色,对下竭力周旋,到这年龄了,上是没希望了,下又不甘心,悬在半空中进退两难,最终仅仅是赖以生存而已,毫无人生乐趣,混了几十年不过如此。没想到柳岸花明,犹如当年船工误入桃花源,找到了这个世外桃源。然而不到半年,他的这份凌云壮志就被群里发生的种种琐事所阴霾,渐渐陷入一种莫名的苦恼之中。

首先是鱼龙混杂,三交九流,道德水准与综合素质参差不齐。有次一位群友在公屏上发低俗图片,老万有些看不过去婉转地批评了一句,没想到遭到对方劈头盖脸一顿轰击:“都这年龄了,你丫还装嫰?这有什么呀?玩群不就是求一快乐吗?你没这承受力建群干嘛?”老万忙解释道:“我并没说你低俗,我是说这图片低俗,请你不要介意。”“那不是一样吗?你的意思就是低俗的人才发低俗处片,就你正经?”这哪跟哪呀?还赖不掉了。老万气得直发抖:“请你尊重点,你要觉得这里得不到你所要的快乐,请便!”“哟!还牛上了?谁稀罕你这破群?我的群多的是,不瞒你说,我还是几个群的管理呢,我还就不走了呢,你丫还能吃了我?、、、、、、。”老万再也听不下去,狠狠地在移除键上拍了一下,将此人踢出群去。

其次,唯我独尊,不可一世。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句话用在群里是再合适不过了。有的人从进群的那一天起,就以九五之尊的姿态俯视着一切,似乎他来这不是参与,而是来指导、视察的。要则不来,来了就必须以他的话题为中心,夸夸其谈,指东打西,只听得进恭维话,听不得半点异议,否则就是会轩然大波。然而,自然界有一山容不得二虎之说,终于有一天,与另一只老虎展开了唇枪舌战,也顾不得儒雅风度,狰狞面目昭然若市。老万冷眼旁观,苍凉之感油然而升:这唱的是哪一曲呀?好歹我是这群的群主,这些人全然没把村长当干部,没把豆包当干粮,罢罢罢!踢之!

再次,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性入群,直搅得群里是流言四起,不得安宁。某人称得上是个才子,吟诗赋词,口若悬河。不时以故事的形式吸引关注,到也无可厚非。然而时间不长就露出端倪:对群里的女士亲切有加,而对男士却冷若冰霜。不久,就有女士向老万告状:“此人动机不良,到处撒网,从中捕鱼。”老万谨慎地问:“此事非同小可,没证据不要胡乱猜疑。”告状人厉色道:“没有证据我岂能胡说,他要了我的手机号,连日来不断电话骚扰我,这还能假?”“真有此事?”“我还能拿我的名誉开玩笑吗?”老万不禁警觉起来。

果然,不久有另一女士向老万叙苦:“此人惯于玩弄感情游戏,与我交往已久,并有诸多承诺,没想到还在群里朝三暮四,到底在多少女士身上下功夫不得而知。”老万倒抽一口凉气: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只得托词道:“这群本来就是个松散型民间群体,人人都有自己的自由,只要他不违法,我们能奈他何?”对方不依:“话不能这样讲,群是你建的,你是群主,是你给他们创造了这个平台,如果因此闹出个三长两短来,至少我不会依你!”天啦!

(原创)群里的那点糗事 - 一搏 - 人生能有几次搏

老万无奈,只得与其人商谈,不想此人却大呼冤枉:“我能怎么办?她们都对我情有独衷,伸手还不打笑脸人,我也不能疾言厉色地一味批评拒绝,这样做岂不更是伤了人家的心?”老万笑道:“那你这样怜香惜玉,个个都不忍伤害,又会是个什么结果呢?”对方沉默一小会说:“既然如此,那我就退出这个舞台吧,还大家一个安静的环境。”老万:“那岂不委屈你了?”那人叹息道:“唉,人生嘛,总有遗憾的时候,谁让我有如此魅力呢?”老万心中倒有几分感激之情:“我这庙小,装不下你这真佛,真是对不起你了,你才华横溢,到哪都是领军人物,也不在乎这一时一事的。”对方骄傲地回答:“这你算是说对了,再见!”事后,老万越想越不是个滋味:这哪跟哪呀?他成了君子,我到像个小人了?还真把自己当做贾宝玉了?

如果此事到此结束也就罢了,没想到故事还在延续。这群嘛,来去自由,更让人捉摸不定的是,有可能一人两套马甲,或者换个网名又回来了。果然,不久就有人提醒老万:“老大,那人又进群了!”“谁?”“那才子呀!”“不会吧?他不是不在乎这里的吗?”“就你笨!听他吹牛!他要真有本事,怎么绕了一圈又回来了?”“呵呵,这是不是说明我们这个群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呢?”“狗屁!吸引他的不是群,是人!笨的!”“啊?”老万直觉得如刺梗喉,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还有让人苦恼的是,群聊内容越来越无聊无趣,老万的本意是建一个以文化娱乐为主题的群,志在文化交流集聚人才,相互探讨提高。然而时间不长就发现,真正具备较高文化素养的人微乎其微,多数只以“文学爱好者”之类慕名而来。老万也曾主持开展过以“对联”、“格律诗词”、“散文情志”等文化活动,但真正响应的掰起手指数也就那么几个人,其他的人则万马齐喑。更有人表示了不满:“平时工作怪累的,来这就是想落个轻松快乐,你们老是吟诗赋词,不说我们没这水平,就是有这能力也不愿意费这脑子,累不累呀?”于是,群聊内容相当的时间都被调侃、打情骂俏所占有。老万不得不佩服某些人的调侃能力:丰富的联想、莫名的中伤,甚至即兴编造出某人某事的故事,有鼻有眼。

有同城的两位群友在街上偶遇,本是一件芝麻小事,却在群里引起极大的不愉快,在公屏上这位说:“昨天我在街上和你打招呼,你怎么显得那么紧张呀?”那位回答“是嘛?我没想到在大街上会遇上群友,挺吃惊的。”“不会吧?你一定是去会情人,所以害怕遇上熟人。”“哪能呢,我就是应朋友之约去小聚一下,当时我还说你如果有时间就和我一起去小酌一下?”“切!我可没傻到当电灯泡的地步。”说到这份上已经够无聊的了,没想到其他人还嫌不够,一时间流言四起,有的说:“你就不用解释了,现在这年月,会会情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位说:“我早就觉得你情况挺复杂的,这回给逮住了吧?”;有的说:“估计是去会‘同桌的你’,或者是‘初恋情人’”;还有的说:“我上次就在街上见过你和一位女士并肩而行,没敢打扰你们的”。把这位气的!不就是在街上打声招呼吗?怎么就被你们编排成这样了呢?这人急了拼命的解释,然而得到的结果只能是越描越黑,莫口难辩,群起而攻之!此人为此奋而离去,走时留下一句话,让老万痛不欲生:“什么队伍?一群素质低下的乌合之众!”

老万累了,累到想放弃这个群了,在这么发展下去,只会是离他建群的初衷南辕北辙。他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现如今世事浮华,人心不古,娱乐至死,利益在先,在没任何约束的前提下,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建立理想的世外桃源的。到头来他也不得不相信那句话:平时工作已经够累了,就想找个地方轻松愉快一下,你这是何苦呢?

是呀,这是何苦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