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我的教育生涯-2  

2011-04-13 12:51:08|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区政府毫无掩饰地“嫌贫爱富”,然而市经委的态度却给我们留下一丝希望:相信政府会处理好这件事!说明还有回旋的余地。倒是给我们这些循规蹈矩的教书匠着实地教育了一把:原来政策还能这样玩弄于股掌之中呀?不是说紧紧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吗?看来不过如此。

我们一方面四处奔波、呼吁,争取正义与公平的支持,一方面在校内做了大量的工作。首先是不隐瞒、不故弄玄虚,将实情向教职员工合盘托出,情况就是这样,成败在此一举,要么下岗回家!要么继续从事阳光下最崇高的职业!其次,向全体教职员工强调铁的纪律:学样不能垮,尽管只剩下不到三百学生,不到三十个职工,但必须把学校的教育、教学秩序正常维持下去。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某些人巴不得我们自行散伙,巴不得我们走路摔死,喝水呛死。只要我们学校存在一天,我们的希望就存在一天。这段日子里,全体教职员尽管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但却从来没象现在这样团结一致,忠于职守。

然而情况十分严峻,因历史的积淀,即使剥离,也不是所有职工都符合条件的,如:以工代干的怎么办?硬件不全的怎么办?技校的老师怎么办?不难想象大家心里承受的是何等压力。现在回想起来都令人悲伤不已:一个当老师连生存的希望都漂浮不定时,他怎么能安心教书育人?怎么去向自己学生讲理想、道德?而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呢?

2000年被称之千禧之年,跨世纪的一年,而我们面临的是艰难决择的一年,这不能不说是绝妙的讽刺。企业已经濒临破产,职工们仅靠时有时无的生活费维持生活。几乎每个月都要组织一次到市政府去请愿,厂长也一扫当年的威风,几乎不敢在职工面前露面,倒是职工只要一去市政府,他作为一厂之长就必须到场。一次和厂长小范围交流中,他说起看到自己的职工被警察或保安推推搡搡,有的被几个人抬起扔在路边,他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有工人说,让学校老师也和我们一起去请愿,他们是有文化的人,会讲道理。我和校长死死地把住了这一关,绝不能去!这不仅仅是服从市经委的命令,稳定压倒一切!更因为我们在学生面前是受尊重的老师!我们能扔下学生停课去请愿吗?我们能忍受被推搡、被喝斥的羞耻吗?

老师们在学校维持教学,我和校长在外面奔波、呼吁,成了2000年我们的工作主流,也成了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经历。看了多少冷眼,遭到多少拒绝,听了多少欺名盗世的道理,当然,也得到了不少无价值的痛情与感叹。在政府、教育局办公楼里,我们被冷落、被回避,想想也是,谁愿意整天地陪着听我们像祥林嫂一样不厌其烦地述说?很多时候我们也无话可说了,只能是坐在人家办公室里:该说的都说了,你们看着办吧!从中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一个人不应该一味地追求名利,但一个人绝不能没有一点名利,一夜之间,我们从学校的一、二把手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放在谁身上都难以承受。有时我在想: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去他妈的,我不伺候了!无非是自谋生路而已。然而,二三十个教职员工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我们要是一放弃,二三十个伟大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燃烧自己点亮别人的蜡烛就卷铺盖回家!于心不忍!

我们甚至去了湖北颇有影响的报社《楚天都市报》,希望在这里捞到一根救命稻草。人家记者还没听完我们的述说就打断了我们说:对不起,我们接到了上级的通知,凡涉及到企业学校剥离的事件,一律不准报道!然后给了一个电话号码我们说,试试这个人吧,他是专写内参的,兴许能帮上一点忙。我们落荒而逃,回来试着打了这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毕竟孰是孰非是显而易见的,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不容随意更改的,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只是某些权贵手上的一张牌,想怎么出就怎么出,想何时出就何时出罢了。何况在全市范围内何止我们这一个企业学校面临这个问题,即使有人从中作梗,毕竟涉及的面比较大,也不是某一个区就能盖棺定论的。在多方努力下,终天有了松动,我们接到了准备剥离的通知,统计校产,测量校舍,上报人员报表。

满以为大功告成,剥离只是迟早的问题,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然而,没想到接下来的问题又让我们陷入到无尽的烦恼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