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论坛风波录-4  

2011-05-31 15:00:57|  分类: 文学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大凡为人处事有两种方式,一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一是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而主动权则完全在当事人手中,取决于当事人当时当地的心态、动机、目的。不要以为人人都想从简以淡定人生,恰恰相反,为了某种目的或者掩盖某种真相而故弄悬殊、把水搅浑,最后让事实真相在一片混乱中遛之大吉的大有人在。

周一洪书记一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召开支部会布置调查,然而他发现校长并没到校。事实上,平日里校长到不到校是没人过问的,说好听点是日理万机,说不好听的就是谁又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呢?今天情况到是十分的特殊,一定是在为帖子的事奔波。果然,洪书记拨通他的手机,校长回答说:“今天我不来校了,我刚才去了区公安局,局里的朋友不仅查出了发帖人的IP地址,连他的邮箱都查到了。”

洪书记一听,觉得不错呀,这么快就有了结果!他问到:“那是谁呢?”

校长停顿了片刻说:“那我不能告诉你。”

洪书记淡淡一笑,局党委明令我查出此人,你现在却不愿意把结果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呢?行呀,只要查出来就行。他回答到:“那好吧,局里等着要结果,你自己报到局党委去吧。”对方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洪书记坐下来一想,不行,还是得向局党委报告一声,毕竟自己是接受了任务的,于是又拨通了局党委组干科的电话,对方是曾科长,洪书记将校长刚才说的情况汇报了一遍,曾科长想了想回答到:“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不用查了吧。”

洪书记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地就解决了。现如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不想清闲自在一点?就这样吧。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到目前为止仅仅还只是开头。

张健作为学校支部干事,又兼管人事,上周五又有过那么一出戏,他对此事表示关注也在情理之中。这不,他又来书记办公室了,经他一说,情况貌似严重得多。原来不仅仅是他拿错了表格,事实上从上周三起就有老师在网上阅览到这篇帖子,一传十十传百,大家纷纷上网阅览,一时间议论纷纷,现在是想低调一点都做不到了。作为一级基层党组织,洪书记突然觉得有责任和义务将此事的影响缩小到最低程度,以保证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再往深处想想,如果装聋作哑,任其发展,如果再闹出个什么风波来,作为学校的书记也难究其责。想到这里,他决定明天还是有必要召开支部会,群策群力,力图将此事处理好,平衡着陆。

周二,洪书记向校长说了自己的想法,主张还是召开支部会议,校长无可置否地答应了。五个支委,除校长和洪书记,还有两个分别负责中小学教学工作的副校长,加一个教导主任。

洪书记简要地将事情说明了一下,他没想多说,因为此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最后他说:“我们今天开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商量一下如何对这个人进行批评教育;二是稳定学校的教学秩序,不让事态扩大。”

然而,会议的气氛却降到冰点,大家都低着头不做声。洪书记心里有数,现如今能轰轰烈烈干的事无非是些徒有其表,无关痛痒,光打雷不下雨的所谓“大事”。真正涉及到某个具体事物、某个人的利害关系,谁也不愿意站出来说话。但这次不行呀,党委汪书记说了,“查出此人,是党员的要党纪处分,是群众的要批评教育,”难道还能不了了之?何况校长现在已经知道此人是谁,躲得过去吗?

冷了一会场,校长发言了:“这个人到底是谁我已经很清楚,帖子中说我‘在武汉巴黎豪庭购置第三处房产,’这事我只对两个人说过,一个是洪书记,一个是张玉玲,现在大家清楚了吧?”言外之意,发这个帖的人二者必居其一!洪书记心里格登了一下:怎么又成这样了呢?你不是说在公安局已经查出此人的IP地址和邮箱了吗?直接说出此人是谁不就得了?有必要又在这虚晃一枪吗?难不成你昨天在局党委又得到了什么新的指令而在这不便明说?

作为个人,洪书记是坦然的,自己写没写这个帖不用别人来说。也就是说,这个在网上发帖的人只能是张玉玲了?张玉玲何许人也?此人只是学校一个教自然的小学老师,无足轻重。但在城中村改造中,家里积累了相当的资产,老公是一个十分精明能干的人,靠房屋出租、开歌厅等经营活动,日子过得十分优越。有意思的是他们家与校长家相隔很近,业务时间时常请校长娱乐一下,表面上看关系甚好。校长要买第三处房产,在闲谈中说给他听也在情理之中。

说到校长买三处房产的事曾经告诉过洪书记,凭这几年他们之间的关系,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但他的确告诉过洪书记,只是说话的前提不同罢了。洪书记清楚地记得有一天他有意无意地对自己说到:“他妈的张健又在局里告我了,说我凭什么能买第三处房产?他也不想想,学校一年的经费有多少?我就是全贪了也买不起这套房。”洪书记当时也只是随意应付一下,这能算什么呢?现在想起来,表面上你是对书记说过,事实上是在张健告你之后,那么知道你买三处房产的人就不止两人,还要加上张健一个。如果洪书记把自己排除在外,那么发帖的人就是张健与张玉玲之一了。

不对呀?你不是说公安局已经查出来了吗?你不是说不排除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声誉吗?你言必信,行必果得了,有必要把问题搞得这么复杂吗?只到散会,洪书记还是一头雾水。

现如今没秘密,越是秘密的事越是散布得快。上午开的支部会,下午张玉玲就来书记办公室了。她一进来就将门关上,态度十分气愤,也十分谨慎地对洪书记说:“洪书记,他凭什么怀疑那帖子是我写的,不错,我家是刚买了一台电脑,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连操作都没完全掌握,更别说在网上发帖了。”

洪书记听了说:“是呀,那到底是谁写的呢?你也不要急,事情总会搞清楚的。”

张玉玲冷笑道:“我急个屁,你知道老师们都说是谁写的吗?”

“哦?老师们说是谁呢?”

“就你个傻瓜!都说就是洪书记你写的!”

“不会吧?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没关系?你是网络高手,你们的关系又不好,这还不够吗?”

“老师们听谁说是我写的呢?”

“你傻呀!他当然是不会自己出来说了,架不住有他那一帮子狗腿子呀,造个遥,编个瞎话还不是小菜一碟?”

洪书记突然想起今天上午的支部会,除了他和校长讲了话,其他三个人都一言不发!一股血顿时冲了上脑门,他狠狠地骂到:“狗日的,这算什么事呀?”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