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论坛风波录-8  

2011-06-24 15:33:07|  分类: 文学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大概有这么两个原因:一是基层支部书记实名举报,毕竟与一般老百姓有所区别,不然这些年老师们的举报怎么从来就没有过回应呢?二是举报直接投向市纪委,市纪委公事公办地转给区教育局处理,他们不敢不应,要是投给区教育局估计也石沉大海了。

半个月后,局党委组成以纪检科牵头的调查小组进驻了学校。在会议室建立了一个现场办公室,科长交给洪书记一份名单,凡上了名单的教职工一一找来谈话。一时间学校里人心惶惶,大有兴师动众之意味,一对一的谈话没外人在,连洪书记也不能参与。进行了一上午,只谈了一些暂时没课的教师,还有相当一部分有课的没能到堂,到下午,校园开始有怨气了,有老师说:这是干嘛?还让人工作不?有这么搞法的吗?最后竟然出现有少数人借故离开学校,拒绝谈话。纪检科长不愿意了,下了一条死命令:凡今天没能谈话的,近两天内自己到教委纪检科来!

对此洪书记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妥了,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方式的,这无疑是“打草惊蛇”,能调查出个什么名堂来吗?果然,张健传达给洪书记的信息让他出了一身冷汗。张健无疑是重点谈话对象,学校的举报材料就是他一手拟写的。看到组织上如此重视,他开始还有点成功感,感觉苍天有眼,然而,当找到他谈话时,他傻眼了:一是态度上令人费解,感觉来调查的对象不是校长,而是他本人一样,十分地冷漠甚至对立。二是问话如同审问,如:你所举报的有确凿证据吗?你能对你所说的负责任吗?你要想好,一旦事情有出入,你可是要付法律责任的等等。

张健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你们到底是来调查谁的?我再说一遍,我对我所说的一切负全部责任,我也是中共党员,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的原则性。现在的问题很简单,一是他的确有问题,必须查办;二是我诬陷他,你们把我抓起来!二者必居其一,你们看着办吧!”起身拂袖而去!

事态发展到这里,洪书记似乎有点明白了,他们此行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在为谁说话?第二天,新上任的一位副局长亲自来校,找到洪书记长谈了一次。有几个十分重要的话题让洪书记彻底失望了。

副局长语重心长地对洪书记说:“这几年您辛苦了,我们都知道在基层做党务工作的艰难。但是我还是要批评你几句,你不觉得自己也有问题吗?你怎么就不能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呢?你是支部书记,在你的权限内是可以左右局面的呀!”

洪书记听出其中的蹊跷,毫不让步地回答到:“我要是能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会发生今天的事吗?换句话说,我这样做不正是为了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吗?”

局长一时无语,想了想说:“基层的工作很复杂,很繁重,不仅仅就是反腐这一项,我问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可以吗?”

洪书记说:“您请讲。”

“你们之间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不是你锋芒太露,有抢班夺权的嫌疑呢?”

洪书记只觉得血直往脑门上冲,这哪跟哪呀?他冷静了一下回答到:“我连这一亩三分地都难以维持,基本的党务工作都不能正常开展,哪来什么峰芒?你觉得我有这个能力抢什么班?夺什么权吗?我也是近五十的人,不会傻到这样闹腾一下就能抢到什么班,什么权吧?”

局长笑到:“那你以后准备如何开展工作呢?都成这样子了?”

洪书记也破釜沉舟了,回答到:“对不起局长,我觉得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这一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这好像不对呀,其他工作不管了?”

“我还有其他工作吗?我还能做其他工作吗?”

谈话有些不欢而散,洪书记想起了张健,如果我不是支部书记,和他一样只是个普通党员,一个普通教师,估计也一样遭遇他那样的冷漠与审视。

两天时间,一阵风般地过去了,没有结果。洪书记也不想去局里询问,他知道问也问不出个名堂。但他也不能坐以待毙,巧妙地利用一切机会进行反击。

全局系统每月有一次支部书记交流会,分片分组地开展已经有些气候了,大多时间可以说就是书记们出来换换气,偶尔交流一下上面要交的论文,或者阶段性工作的所谓经验什么的,然后就是海吃一顿,轮流坐庄。以后的几次交流会上,洪书记逢会必讲,将事情的经过公布与众,虽然与会的各校书记们都装聋作哑,吱吱唔唔不敢接话,但每个小组总有一个局党委派来的钦差,洪书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终天有一次,钦差坐不住了,在会上就客气地制止了一下,洪书记没理会继续把话讲完。会后钦差把洪书记叫到一边劝到:“洪书记呀,算了这事,这样讲下去不好,尤其是涉及到局领导,会有些负面影响呀。”洪书记笑到:“是呀?我的影响谁来负责?事情已经几个月了,到现在都没一个结果,是对是错总得有句话吧?是我的错你们就公开把我给撤掉,是他的错你们也应该有个公道。”钦差被呛得无言以对。

组干科曾科长发话了:“洪书记,为了保你,你们校长和我大吵了一架。你知道当时支部改选时,你的票数是多少吗?”

洪书记不屑地回答到:“那让您受委屈了,不好意思。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在其中做工作,那才叫徇私舞弊,你是正义的代言人呀,你怕他干嘛?”

“说得也是呀,唉,这是何苦呢?”

“是呀,这是何苦呢?”洪书记反问了一句。

        一学期很快就要过去了,再开学就是一个新的学年,洪书记知道,自己命运的决定日快到了,因为在暑假期间正是教育系统干部调整的最好时机,洪书记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