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没人听的故事  

2011-10-25 22:28:26|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朋友给我推荐了一本反映知青岁月的小说《血色黄昏》,已经不大看小说的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它。看完后思绪万千,意犹未尽,想到这是中国现代社会发展进程中不可磨灭的一段,在浩瀚的网海中必然有其一席之地。果不其然,很快就在搜狐视频上找到了《知青纪事》系列纪录片,又一集一集地看了下去,眼泪和回忆同时涌了出来。

现在的人们不大喜欢谈这段经历,尤其是在粉碎四人帮,宣布了那一段人神共愤时段的终结后,为了祖国的复兴,提出了“向前看”的观点。是的,人不能老躺在过去的地方不起来,理应抖掉身上的尘土,暂时忘却过去的不愉快,开始自己新的里程。然而,那是一把利刀刻在心上的痕迹,只要心还在跳就永远不会忘却。

有好心人劝说,算了吧,过去的东西就它让过去了,何必为此伤神呢?你现在不是过得可以了吗?还有人说,开始热衷回忆就意味着人已经进入衰老。我十分感谢朋友对的安慰,事实上大多经历过这段过程的人们,都或多或少地在回忆、甚至是在回顾这段岁月,以至于采取了不同的形式去重现、寻找,比如开发知青特色旅游、组建民间知青团体、重返知青点怀旧,甚至有支助当年下放过的农村建设的壮举。这都说明了一点,有些东西是不太好忘却的,因为,我们把青春给落在那了!

《知青纪事》中老知青的一段话让人回味:我诅咒那个地方,它让我经历了非人的生活,我回来了再也不会去想它,尿尿都不朝那个方向,然而每当听到那里正在遭受自然灾害的新闻和信息,又不由自主地去关注它!去关心它!这就是知青情怀,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情怀。

我们回忆这段时光,绝对不意味着某种歌颂;我们怨恨这段时光,也无能去追究谁来为这段历史买单。

很长一段时期,我们并不清楚这场浩大迁徙或者运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成千上万血气方刚的城市年轻人就因某人的一句话而狂热,满怀改造世界、解放全人类的宏图壮志奔赴广阔天地。现在回想起来,说得好听点是幼稚,说得不好听就是一种愚昧,而这种愚昧之举恐怕只有在我们中国才有,这不能不让人深思:当时的中国人怎么啦?

其实作为知青,我们已经是末期了,比起老三届的大哥大姐们,我们越发显得年幼无知。到我们下放时,更多的是新鲜感,少有知青大潮开始时的豪情壮志。《知青纪事》是以我国几个极具典型的地域来述说的,比如北大荒、内蒙古、新疆、云南等。但有一点似乎大同小异,就是所谓的建设兵团,或者叫军垦农场。当时真是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年轻人都十分崇尚貌似部队的生活。这也大约缘于能当上兵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我们这些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当时的宣传也极具诱惑,看到纪录片中年轻的兵团战士骑着高头大马,斜背着马枪,手上挥舞着马刀在草原上奔驰,让人热血沸腾。当听到有下放湖北省军垦农场的消息时,我们义无反顾地报了名,在校园里张贴了决心书。其实当时还有一个去向就是武汉市郊的农村,现在都早已划入了武汉市版图,想想也可笑,即使不回城,现在也鬼使神差地并没有出武汉市。而我们却选择了去偏远的军垦农场,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现在想起来令人可笑,一方面知识青年是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是去改造世界观的;一方面知青又是满情豪情去改造世界,去大有作为建设新农村的。到底是谁需要谁?谁改造谁?最后归结于三个不满意:农村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而寿终就寝,不了了之,不能不说是滑天下之大稽。而当时似乎没有人来置疑这些问题,也不敢置疑这些问题。到是家长们毕竟历经沧桑,隐约感觉到其中的蹊跷,有少数家长反对自己的孩子出远门,既而采取将户口本藏起来等措施加以阻止,然而这在当时是微不足道且是十分危险的,谁敢违抗最高指示?学校天天来人到家做工作,用软硬兼施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孩子也是如坐针毡,于是就发生将户口本偷出来去报名下乡的故事。

世事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我们报名的一行21人中,有一个就是在我们到达农村两个月后,才风尘朴朴地追了过来,而四十年后至今,除了已经去世的,其他的都辗转回城,唯一留在农场也是他!

还有让人如刺梗喉的故事,那就是以家庭万分为标准,那时年轻呀,不懂得观风察雨,到了农村以后才醒过神来,这来得最远,最艰苦的21人中,98%都是家庭成分不好的,这难道是偶然的吗?显然不是,是因为我们这些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理应接受更加深刻、更加艰苦的世界观改造。前不久和一个朋友闲聊,他对当前社会现象大发牢骚,认为现代的人活得没尊严,没人格,对当年知青下放给予了怀念,说至少那时没人担心找不到工作,没人担心没饭吃。我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如果当年知识青年下放也算得上是就业的话,那么十年后的知青返城潮又如何解释?有多少知青认可自己在农村就是终身的职业的?更何况当时是以政治运动形式而为,你去也得去,不去得去,这能算就业吗?不然也不会发生云南知青绝食以死相拼来争取回城的希望这样的事件了。

是的,我们应该向前看,不能老纠缠过去。问题是现在产生的许多糊涂观念,让人不得不再次正视已经过去的东西,不是我们在纠缠,而是不明真相、没经历过那段时期,甚至经历过的人也稀里糊涂地怀念起那个人神共愤的年代,这不能不引起我们注意和重视。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现象,我想一是当今社会存在着许多的不尽人意,严重的贫富悬殊让人错认为当时宁可大家都穷,但却近乎平等的理想境界。二是所谓的向前看某种意义上掩盖了事实的真相,从来没有人敢站出来对当时的许多问题作一个了断,给一个是非定论。既然是没有定论,那就由得后来者以偏盖全,以假乱真地胡乱议论了,这个责任又该由谁来负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