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能有几次搏

尝试在网海里遨游

 
 
 

日志

 
 

(原创)牢房  

2013-12-23 15:17:01|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牢房给人以晦气,尽管不同的时期被拘羁的对象不同,谁又愿意去这样的地方安寝呢?还真别这样说,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期还真有趋之若骛的。

那是七八年间,我在分场子弟学校任教。据说这里以前就是个劳改农场,在我们之前又被改为省直属机关一所五七干校,这劳改农场与五七干校之间的变迁,不得不让人觉得有几分讽刺意味,这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于是这里就有了一种别样的味道,既有五七干校留下的礼堂、学校,又有劳改农场留下的仓库、宿舍,在学校不远处竟保留了一幢牢房。当然,这里已经没了岗楼铁丝网,也不知它到底所属何处?我想大概都列为国有资产吧。

学校宿舍至少都是俩人一间的宿舍,房与房之间紧挨着,说句话,打个屁都能被隔壁听见。这人一成年吧,总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于是有人打起了这个牢房的主意,也不知他们找到何处神仙,竟被允许搬了进去,当时让我们几个小年轻好不羡慕:多好呀,一个人一间,一床一桌,不仅门严窗实,隔音效果也绝对上层。闲睱时我时常去那串门,留下了深刻的映象:一个铁大门,进去就是直通通的走廊,两边全是一间间的小间,记得大约一共有十来间吧。每间房的木门都有铁皮包裹着,门上方留一个方形的窗口,就是电影电视里见到的那个模样。小门上都是十分结实的门拴,开关门时那金属的摩擦碰撞声十分恐怖,但当时并未觉得。见到同事在里面悠哉乐哉地抽着烟,看着书,惬意十足,心想,我要是能拥有一间这样的房间该多好。

那时刚刚结束了十年浩劫,人性从压抑、践踏中刚刚苏醒,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不久学校发生深夜有人进入女生宿舍性侵犯罪事件,学校里十分恐慌,于是安排我们年轻教师晚上值班,一是防止事件再次发生,二是争取将此人抓获以绝后患。无奈地广人稀,学生宿舍前的一个上好的操场也被批为“刘少奇的正规化”被改种了棉花。有天这人欲行不轨时也被学生惊醒,等我们赶过去时,他飞快地钻进了棉花地而逃脱。

当然,犯罪份子终被抓住,是在其他地方犯罪被擒,令人瞠目的是,这位竟然就是搬进牢房住的一位男教师。这回他又要搬家了,再住的应该是货真价实的牢房了。

四十年后,我们知青相约前往,我来到曾经任教的学校怀旧,这地方经济不发达,但环境还是有了较大的改观。我有意找了找那幢小牢房,却已经没了踪影。本想问问当地的朋友,想了想,也罢,有必要问吗?这种畸型的产物,本该早就让它消失才是。想想有些后怕,当时幸亏没本事申请到这地方住进去,这是一个正常人住的地方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